荒年旱月的苞米楼子歇后语_大型玉米棒储存仓图片

歇后语网 2020-07-19 16:41:56 浏览量

老家的苞米楼子,从我记事时就有,历经了好几十年的记忆。这记忆伴随着不同的情感交错,致使我的情感不断地发酵,散发着苦辣酸甜,就像那苞米棒子上的籽粒,一粒粒,一行行,又如文字一样牢牢地依附和书写在苞米棒子上。

我的老家地处山区,山地多平地少。从我记事时起,大豆高粱谷子都有,当然苞米更是不可或缺的粮食作物。每到秋天,家家户户都要搭建苞米楼子,用来存放扒下来的苞米棒子。说是苞米楼子,其实有些小题大做了,因为根本不能称其为楼,顶多就算个苞米仓子。那时候,尽管家家都有苞米“楼子”和挂满苞米棒的立杆,但是每家的苞米“楼子”都不高也不大,七零八落地散落在这一处那一块的,挂苞米棒子的立杆也是形单影只,孤独无助。

“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”,由来已久的谚语,揭示出一切事物都是在变化的。这话不假,起码在我老家搭建的苞米楼子上,得到了充分的印证。今年入秋之前,我回了次老家,沿途所见,家家户户都在改建或重新搭建苞米楼子,这才是真正的苞米楼子。从改建或重新搭建的材料上看,铁管代替了木杆,铁制丝网代替了玉米秸秆,苞米楼子的地面也都浇筑了水泥,那叫一个结实。有的人家设计的空间能把拖拉机和汽车开进去,这一切,都源于这几年苞米的大面积丰收呀!

我回老家那天,正赶上邻居老王正在焊接搭建苞米楼子的铁管,老王一手把着焊帽,一手紧握着焊枪,耀眼的弧光罩住了老王的头,四溅的火花显得那么灿烂。趁着老王摘下焊帽小憩的时候,我赶紧上前搭讪:“这不是老王吧吗?”老王先惊后喜地瞄了我一眼:“你能不能把那个‘吧’字去掉,让我老婆听见你今天就喝不着酒了!”接下来便是一阵爽朗的笑声。玩笑过后,老王掩饰不住一脸的喜悦:“我今年用了耐旱的苞米种子,再加上后期管理精心,所以今年苞米能打这个数。”老王一边说一边用手比画一个“8”字,我明白,他的“8”字后面是以“万”为计算单位的。我也知道,老王历来低调,这个数字肯定有些保守,当然,我也希望他的苞米产量越多越好。

我最近一次回老家,正赶上家家户户往回运苞米,一辆辆“蚂蚱子”(手扶拖拉机)“突突突”响个不停,车厢里装满了苞米棒子,费力地开到自家的苞米楼子前。那些头上戴着花白手巾的女人们,双手麻利地把苞米棒子放进苞米楼子里,卸完车的“蚂蚱子”又“突突突”开向田地里了。

在东北农村家家户户到秋季都会收割玉米,他们要把玉米用车运到家里储藏起来然后卖了或者过冬。

怎么焊玉米棒的储存笼图片

用来储存玉米的这种长方形木屋盒子就是苞米楼子,它以木桩支撑,有的以木棍为围栏,有的用网做围栏。

装玉米粒的粮仓图片图片

苞米楼子建造位置并没有什么严格的规定,有的是在东侧房山头有的在房前或东或西的一侧,不过从院外看,总是处于很显眼的位置。

标签: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